2011年,陆家嘴在全国首创自治金项目,使自治从抽象的概念转变为落地的实践,并成为撬动居民自治的重要机制。然而,基于财政预算制的自治金项目因限定预算、限定使用的要求,不可避免地降低了自治金项目的灵活度,限制了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效能。基于这一问题,陆家嘴社区公益基金于2017年启动探索、孵化、培育居民区专项基金(简称“社区基金”),鼓励居民区自治团队依托社区基金开展居民互助、群体关怀、社区营造等活动。

 

基层治理再升级:从自治金到社区基金

作为新的治理工具,社区基金旨在为辖区利益相关者搭建公益性平台,通过资源整合、引入社会力量解决民众最关注、最迫切、事关长远发展的社区问题。社区基金与自治金互为补充、相辅相成,更大限度地拓宽了居民区参与的广度和深度,焕发陆家嘴社会治理实践的新活力。

2017年,陆家嘴第一批社区基金首次上线“火堆公益”平台众筹,获得17452.76元捐赠。随后几年陆续在“联劝网”、“腾讯公益”发起众筹。经过4年的摸索与实践,2020年社区基金年度众筹金额超过了40万。社区基金实现了由居民自筹向社区众筹、公益配捐、社会捐赠、基金会激励金等多渠道资源整合方式的转变,社区治理也由单一主体向多元主体参与过渡。社区基金在培育社区自主性、推进社区治理方向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。

 

让自治归位,激发居民自治热情

一直以来,居民自治是基层治理中的难点,社区基金作为一项新的治理技术日益发挥引导居民参与、推动社区自治、盘活社区共治的作用。例如:陆家嘴福山居民区建成距今已有30年,高层住宅水管老化,传统的铸铁管道开裂、漏水、滴水问题突出,亟需修缮和改建。然而,维修基金不足让小区修缮工作迟迟无法开展。针对资金不足的难题,居民区党组织召开听证会和协调会,与居民和施工队商讨解决方案。并借助99公益日动员居民众筹,共获得28.4万元众筹资金、5.3万元配捐资金,从而成功的以社会化运作的方式实现了高层住宅水管更新。社区基金以多渠道筹资的方式突破了自治资源不足的困境,让居民解决了看起来不可能解决的问题,大大提高了居民自我管理、自我服务的积极性。

 

为社区赋能,提高社区治理向心力

多元主体合作是社区善治的基础,而社区基金则是社区善治的重要支点。社区基金有效地为多元主体协作治理搭建新平台,引导社区利益相关者通过公益慈善、协商共建的方式支持社区建设、缓冲社区矛盾。例如:崂三居民区公共空间建设曾面临多方主体意见相佐、建设经费不足难题,居民区以社区基金为着力点,采取了多方协商、多方共筹的策略,召开“三会”协调利益诉求、动员居民众筹,还链接了腾讯99公益、仁人家园、哈益科技等社会资源,最终整合社会资金130451元,顺利完成社区微更新,使垃圾堆变成了打卡点。现代治理体系涉及多方主体,单一的行政主体难以有效解决复杂问题,而社区基金则构建了多元主体的协作网络,各方主体得以合理表达诉求、参与社区建设、形成治理合力,进而促进传统行政框架内无法解决的社区发展问题。

促人民城市,携手共建美好家园

社区基金不仅仅是社区筹资工具,更是人民城市建设的重要抓手。社区基金的优势是取之于民、用之于民,高度关注社区居民需求,在使用的范围方面既可以定位于社区基础性的慈善救助,也可以推动涉及长远发展的社区营造,如便民服务、环境美化、居民活动、团队培育等。在陆家嘴,社区基金已逐步嵌入自治金和“三会”制度,凭借使用范围较广、审批高效及时的优势,及时解决居民关心的社区问题,逐步受到居民区的青睐。过去四年,陆家嘴社区公益基金会推动31个居民区设立了社区基金,并围绕居民关心的流浪猫管理、水管改造、微更新、艺术社区等议题,开展“喵星人TNR”、“星梦停车棚”、“不任意的任意门”等项目,满足居民群众多样化、品质化、个性化需要,持续推动美好宜居、缤纷活力的现代社区建设。

社区基金的治理成效与其背后的运作机制密不可分。陆家嘴的社区基金建立了四位一体的运作机制,即以美好社区为宗旨的发展方向、以管理委员会为核心的组织架构、以财务管理为抓手的制度规范、以多元筹资为重点的激励措施。在发展方向上,社区基金坚持美好社区的发展原则,将社区项目全面拓宽至社区关怀服务、助学服务、环保宣传服务、社区营造等领域;在组织架构上,建立起“管理委员会-主任-执行长-执行委员”四级组织架构,全面统筹协调社区基金事务;在制度规范上,以《陆家嘴社区公益基金会专项基金管理办法》为基础,进一步细化居民区专项基金的资金使用、财务报销等制度,全面规范社区基金的管理;在激励措施上,为充分调动居民区募资的积极性,陆家嘴社区基金会分别设立计划内募资奖励和计划外募资奖励,大力支持社区基金的发展。

 

作者简介:钟泽琪,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生,陆家嘴社区公益基金会驻会研究员(2020年12月18日-2021年1月13日)